私人海外生殖医疗定制服务专家
贵宾专线400 900 5618
首页 > 资讯 > 热点资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资讯 > 正文

单身的我去美国做IVF的经历

来源:时间:2017-07-28 10:57:33在线咨询医生
       在美国的IVF的经历:
       IUI和IVF的失败都是无法说清原因的,它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环节。
       精子的问题?卵子的问题?实验室的问题?
       我们学会接受现实,继续去寻求解决方案。丹麦已经碰到了天花板,医生们尽力了。我们开始找泰国,甚至柬埔寨的渠道。
       泰国因为无法使用我们国外购买的精子,我们将其放弃。柬埔寨医疗情况有很多不确定性,这让我们也非常犹豫。
       有那个说法吧,当你一心想完成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来帮你。身边的朋友们一直都在关心我们的进展,有医生朋友也在支招。后来,一个研究基因的朋友对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去美国呢?
       我们为什么不去美国?
       在美国做IVF对我来说,就是世界尽头的解决办法。长途飞行、时差、无聊的环境,我们会想到诸多借口。最尖端的技术在那里,如果那里都不成功,我会害怕再也没有希望。
       一件事情做了太久,迟迟没有起色,容易陷入偏执。可是既然美国技术全球最好,为什么不直接去美国?
       我们说好,如果美国再没成功,我们就两个人舒舒服服过日子。
       在朋友的牵线下,我们联系上了美国CCRH在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因为之前其他国家囊胚的培植失败,使我们更看重实验室的作用。沟通了试管方案后,我们确定了诊所。
       在这期间,我检查出卵巢衰退,这意味着我的卵子储备和质量下降,感觉时间更紧迫了。拿到十年美签后,我们很快制订了行程。
       同样通过避孕药调节周期,但美国比较不同的是医生要求周期开始前在国内完成激素和基础卵泡的检查,如果促排想在国内完成也可以有两周时间在国内打针,然后去美国衔接治疗。我们做完基础的检查后,顺利按计划在周期开始前一天到达诊所。
       因为和CCRH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提前做了预约,当天我们就跟主治医生Dr. Mor做了会诊和检查,周期的卵子储备也与在国内的结果基本一致,这让我原本以为旅途劳累和时差会影响身体状况的想法也完全放下。
       通过亲自对我们做了检查,再翻看过往治疗史,Dr. Mor表示我们之前做不成似乎讲不通,情况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他专业但轻松的态度,真的让我们放心不少。
       接着第二天我们又进入了熟悉的打针环节。对比之下,美国的用药比较大胆,品种和剂量都比丹麦多,但我们的个体感受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差异。相应的,卵子的吸收也不错,成熟得也比较快一些,我的取卵周期也相对缩短。
       再有一个区别是,在丹麦只在开始前抽过一次血,检查肝炎与HIV,之后整个过程都再没抽过血。而在美国,每次检查都要抽血检查激素状况,以此来对治疗作调整。越到卵子接近成熟时,对激素的把握越重要。
       这一次我们终于不在同一天取卵了,这里取卵全麻,Dr. Mor说这样我们可以互相照顾彼此。完成这个取卵周期,我取到13颗,Zoe取到35颗。我家卵妹明显发力了!
到第二天分别是10个和28个受精卵。我们全家有38个受精卵!

       那感觉简直不能再好了,似乎内心已经唱起来“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胚胎啊”。于是我俩屁颠颠去赌城玩了。
       玩乐之余,收到实验室带给CCRH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消息,我们六天后培养出8个囊胚。这个结果我们真的略感失望,因为其中我只有2个囊胚,还是尚未进行PGS染色体筛查的。于是,我们陷入纠结。要不要PGS,如果我一个都没了又怎么办。
       可不筛,不着床风险依然很大,又是打击。我们反复讨论,各种假设,再参考CCRH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建议。其实,退一步说,我们这次已经培育出囊胚了,已经是个飞跃。
       考虑到增加胚胎活产率,PGS筛查有很大帮助。于是终于下定决心,做!接下来的等待真的是挠心的。得到结果时,我们已经回国。1+4个通过PGS的囊胚,已经被妥妥冷冻。
       这一关,我们又一起手牵手通过了。接下来又是紧锣密鼓地安排移植行程,因为我们想要自然周期,又不想在美国多待,我的强迫症再次在预估经期上发挥作用。但人算不如天算,行程全都安排妥当,我的姨妈也按时光临。但是,我当月激素没合格!
       Dr. Mor不让我当月进入周期。虽然他这是负责,但被打乱计划的我抓狂到又一次想把头发揪光。商量后,我们决定还是按时去,看Zoe是否能进入周期,如果可以那就由她先开始,我再等下一次。这样也顶多多待半个月。当时,未来太多未知,我们就在压力笼罩下开始了移植之旅。
       之后,渐渐顺利。Zoe在临行前检测激素合格,准予进入移植周期。我们的药物安排并不需要打针,只是吃药和塞栓剂,这真是轻松不少,也很便于携带。
       到达美国后按部就班地检查、用药、加药,最后约定移植日。而在Zoe移植前,我也激素合格进入周期,一切又回到了正轨,感觉节奏整个顺畅起来。
       移植手术相对取卵手术,简单太多。喝水憋尿,吃药上台,医生到场大约五分钟就操作完毕。Zoe移植完后,我们伙同两个恰在美国的朋友一同自驾前往黄石国家公园。多亏Dr. Mor帮我把我的检查预约尽量调整,促成了我们14天的旅程。
       我们就这样,带着一位前一天刚移植完的“薛定谔的”孕妇上路了。在旅途中,Zoe验孕成功。待再回到诊所,Zoe抽血检查HCG数值非常好。我们感动得紧紧拥抱了Dr. Mor和李CCRH办事处的工作人员。
       紧接着就是我的移植日,由于Zoe的珠玉在前,我的压力小了不少,轻松移植完成。休息了三四日,带着已成功了的一个和我肚子里的未知们,我们平安归国。
       后记
       后来的结果开头说了。我们移植了三个,成功怀上了三个,一如我们最初期望的那样。
       但是,就在我的12周产检,看到我有一个胚胎在8周多时已停育。在B超床上我已抽恸不已。
       我们俩都沉默了,心思沉重,甚至说错过了眼下那个活泼的孩子在B超仪下的重要时刻。
       It happens.
       当初AB卵的决定,不就是为了今天的情况做的打算吗?
       Zoe一直在努力安慰我。感恩每一次的困苦,我们都是这样互相扶持着。这一路上的曲折和欢喜都像是在测试我们的一致心意。
       为了组建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家族,我们或许走了最弯的路。这已经无法用“成功”和“失败”或“幸运”和“不幸”来衡量我们的经历。
       那一刻,我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是帮助我们来完整我们人生体验的。而我们依然还有两个优秀的孩子。我们也是通关后升级版的我们。
       故事发展到此,才只是我俩下一段人生的引子。
       麦肯锡健康美国试管婴儿,科学定制龙凤胎,让生命更圆满

推荐阅读:

SUCCESSFUL CASE

成功案例

预留尊贵信息,我们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手机:
© 2016 麦肯锡国际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41707号-1
免费通话 在线咨询 QQ
咨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