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海外生殖医疗定制服务专家
贵宾专线400 900 5618
首页 > 案例 > 不孕不育疾病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案例 > 不孕不育疾病 > 正文

腺肌症9年终于得子,所有的痛苦这一刻都值了

来源:时间:2019-04-03 10:23:49在线咨询医生
Lisa 九岁就有了第一次月经,不,准确地讲,应该叫第一次痛经。
到底有多痛呢?听她说,每次来的时候她都会痛的恶心甚至晕过去,因此每次月经来的那几天她都不上学在家里趴着。
爸妈也曾带她去看过医生,妇产科的大夫连她为什么痛经都没问,只是给她开了避孕药就让她走了。事情过了12年,直到Lisa 21岁的时候,她才终于被诊断出子宫内异症。

内异症的三大难

诊断难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子宫内异症发病率占生育年龄女性的15%,然而由于大部分患者并没有临床症状,内异症的实际患病率远高于这个数字。
根据资料显示,在不孕女性中子宫内异症发病率为25%-40%,在不明原因不孕患者中发病率甚至可以达到70%-80%。而且发病人群中,城市多于农村,知识妇女多于农村妇女,这些差异到底是由于农村医疗水平不足,个人自我保护意识差造成的,还是实际上劳动人民更健康也未可知。

治疗难

目前针对内异症的治疗方案包括药物治疗、手术治疗、介入治疗、中药治疗以及辅助治疗等其中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居多,药物治疗虽然安全,效果却不太理想,手术治疗虽然短期内能有改善,但是疾病复发以及手术并发症风险不容乐观。
内异症的可怕性却不容忽视,患上内异症后,合并子宫肌瘤和子宫腺肌症的概率高达42%,不孕症的概率高达16.9-50%,巧克力囊肿的概率为43%,还有1%的癌变可能。

生育难

 
内异症、腺肌症会显著影响女性的生育力,据美国辅助生殖医疗技术协会统计,在全美2015年的全年龄段5477例患者当中,总计有1181通过试管成功生子,平均成功率21.5%,最高成功率为44.6%(35岁以下)远低于国家平均水平。
久病之后,自学成医。跟其他许多患者一样,Lisa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在网络上关注内异症的各种知识,然而除了学会吃一些消炎的止疼片和服用避孕药以外,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Lisa的烦恼

 
26岁,她的内异症合并成腺肌症,痛经现象更明显了,子宫也大了好多。就在这一年,她和老公结婚了。于是两口子开始了长达9年的备孕之旅。
几年自然备孕失败后,他们转做试管,结果做了一个周期,医院的医生就不建议她继续做了。
“我们一开始计划做一次鲜胚胎移植和一次冻胚胎移植,但结果做完鲜胚胎移植失败后我们就没剩下什么胚胎了,然后医生就不建议我继续做了。”
试管失败之后,两口子也尝试过领养,但是领养也不简单。“我们被告知如果一旦领养了孩子后,就不能继续尝试要自己的孩子了,这对我们来说太不公平了。有孩子的都可以领养孩子,我领养了孩子后为什么反而不能要自己的孩子了呢?”Lisa说道。
两口子后来找了DY,并且还捐了卵,但是不幸的是,DY人在孕10周就流产了。
连续的失败和不顺甚至让Lisa开始抑郁。多年的内异症本来就让她有些隔离,长期的疼痛也让她无法正常生活,再加上试管和第三方助孕的打击,她那时候有些绝望了。
“我那些年很抑郁”Lisa说道“每天都得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这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社交,我为此失去了好多的工作机会,最后还得为钱发愁”。

遇见莫尔

莫尔院长是美国ACOG(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Gynecologists-美国妇产科学院)和美国AAGL(American Association of Gynecological Laparoscopists-美国妇科腹腔镜协会)的重要成员,代表着目前世界上子宫内异症的最权威医疗水准。
首先,针对Lisa夫妇,我们首先评估了精子情况和卵巢储备情况。Lisa的卵巢存储水平有些低,相比于动辄2.0/3.0正常情况,Lisa只有1.3,不过她只有33岁,一切看起来充满希望。
其次,我们为Lisa进行了子宫内膜异位症不孕指数评估(Endometriosis Fertility Index),分别从Lisa的年龄、不孕年限、原发不孕/继发不孕、输卵管该功能等进行综合评分,判断Lisa的自然妊娠机会,从Lisa的情况来看,她的子宫偏大,尺寸超过正常人40%左右(腺肌症的表现)。目前输卵管有堵塞,并且B超显示子宫内有积水。这可能是她多次移植不中的另外一个原因。
 
最后,莫尔综合这些,给出了综合建议:
(1) 建议首先先做促排卵+取卵 内异症患者的卵巢功能下降普遍较快,取卵后制成胚胎可以根据个人情况再去考虑个人做移植还是寻找DY人。注:试管期间的促排卵治疗对于内异症患者没有病情加剧的后遗症。
(2) 制成胚胎后,将安排冷冻胚胎移植,这样可以患者充分的考虑时间,同时提高成功率。届时根据胚胎的多少、患者是否希望自怀还是寻找DY来做移植决定。
(3) 如果是自怀,将按照患者的个人意愿,放弃手术治疗,采取保守药物治疗。
做好了这一系列指示后,为了减少患者对于雌激素的敏感,莫尔医生安排她服用了欣妈富隆做降调方案,服用14天后,停药,接着飞往美国。
考虑她的身体情况,莫尔院长采用了超短促方案。促排的效果很好,我们成功的取到了9颗卵子,其中有7颗成功受精,5颗养成囊胚,并且有3颗通过了筛查,两男一女。
Lisa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希望自己首先来尝试做一次移植,莫尔医生为Lisa的输卵管做好结扎,预防未来的积水问题导致移植不着床,莫尔医生给Lisa采用了6周人工绝经方案缩小她的子宫。
当Lisa的子宫回归正常大小,2个月后再度飞回到美国安排移植一颗男宝。也许是深深的感觉到这可能是她自己怀孩子最后的一次机会了。Lisa坚持要等到验孕成功后再飞回中国,移植后的这几天坚持在家里面休息,生怕来回的舟车劳顿就让孩子掉了。礼拜日的时候,还特意让我们带她去教堂做礼拜。
8天后,当验孕试纸出现了浅浅的两条杠时,Lisa开始什么都不干,专门验尿玩。验孕试纸买了一大堆,就是希望看到从浅浅的两条杠,走向深深的两条杠那一刻。
 
13号,验孕的结果显示为强阳后,Lisa喜极而泣。这一回,她像一个骄傲的公主,迫不及待向我们炫耀,8个多月后,Lisa成功诞下一子。
 
腺肌症9年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孩子,之前所有的痛苦好像都值得了!

SUCCESSFUL CASE

成功案例

预留尊贵信息,我们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手机:
© 2016 麦肯锡国际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41707号-1
免费通话 在线咨询 QQ
咨询
回到顶部